能源發展、可再生能源"十三五"規劃正式發布
[ 2017-3-17 ]

 
 

  1月5日,國家能源局在京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及《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

  國家能源局副局長李仰哲在會上介紹,經國家能源委員會會議審議通過并報請國務院批準同意,《規劃》已在元旦前,由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正式印發,電力、可再生能源等14個能源專項規劃也在陸續發布。

  1、《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

  一、關于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規劃》提出“到2020年把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50億噸標準煤以內”,與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綱要》保持一致。從年均增速看,“十三五”能源消費總量年均增長2.5%左右,比“十二五”低1.1個百分點,符合新常態下能源消費變化新趨勢。從能源強度看,按照規劃目標測算,“十三五”期間單位GDP能耗下降15%以上,可以完成《綱要》提出的約束性要求。為確保能源安全,應對能源需求可能回升較快和局部地區可能出現的供應緊張局面,《規劃》考慮了相關對策,給保障能源安全供應留有了一定余地和彈性,主要是通過提高現有發電機組利用率、提升跨區調運和協同互濟保供能力等措施,確保能源充足穩定供應。

  二、關于能源結構調整。《規劃》提出,“十三五”時期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提高到15%以上,天然氣消費比重力爭達到10%,煤炭消費比重降低到58%以下。按照規劃相關指標推算,非化石能源和天然氣消費增量是煤炭增量的3倍多,約占能源消費總量增量的68%以上。可以說,清潔低碳能源將是“十三五”期間能源供應增量的主體。

  實現規劃確定的結構調整目標,既有現實基礎,又有一定的難度和挑戰,要突出從三個方面抓落實。一是繼續推進非化石能源規模化發展。做好規模、布局、通道和市場的銜接,規劃建設一批水電、核電重大項目,穩步發展風電、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二是擴大天然氣消費市場。創新體制機制,穩步推進天然氣接收和儲運設施公平開放,鼓勵大用戶直供,降低天然氣利用成本,大力發展天然氣分布式能源和天然氣調峰電站,在民用、工業和交通領域積極推進以氣代煤、以氣代油,提高天然氣消費比重。三是做好化石能源,特別是煤炭清潔高效利用這篇大文章。在今后較長時期內,煤炭仍是我國的主體能源,這是我們最基本的國情。要堅定不移化解過剩產能、淘汰落后產能、發展先進產能,優化煤炭生產結構,要堅定不移地發展煤炭洗選加工和超低排放燃煤發電,推進煤制油氣、煤制烯烴升級示范,走符合中國國情的煤炭清潔開發利用道路。同時,加快推進成品油質量升級,推廣使用生物質燃料等清潔油品,提高石油消費清潔化水平。

  三、關于能源發展布局。《規劃》對“十三五”時期的重大能源項目、能源通道作出了統籌安排。其中,在能源發展布局上做了一些調整,主要是將風電、光伏布局向東中部轉移,新增風電裝機中,中東部地區約占58%,新增太陽能裝機中,中東部地區約占56%,并以分布式開發、就地消納為主。同時,輸電通道比規劃研究初期減少了不少,還主動放緩了煤電建設節奏,嚴格控制煤電規模。

  四、關于提高能源系統效率和發展質量。《規劃》提出了四個方面的對策措施:一是有效化解過剩產能。堅決把國務院確定的煤炭去產能的部署落實到位。需要強調的是,去產能主要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更加注重運用安全、環保、技術、質量等標準,淘汰落后產能。二是加快補上能源發展的短板。增強電力系統調峰能力,加快抽水蓄能電站、天然氣調峰電站建設,同時,加大既有的熱電聯產機組、煤電機組靈活性改造力度。統籌推進油氣管網建設,在提升骨干網輸送和進口接收能力的同時,加強支線管網建設,打通“最后一公里”。推進城鎮配電網建設,既要補欠賬又要上水平,在健全網架的同時加快智能化升級。三是深入推進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十三五”期間要完成煤電機組超低排放改造4.2億千瓦,節能改造3.4億千瓦。四是嚴格控制新投產煤電規模,力爭將煤電裝機控制在11億千瓦以內。

  五、關于提升能源安全戰略保障能力。在增強國內供應能力方面,《規劃》提出要夯實油氣供應基礎,著力提高兩個保障能力。一是加大新疆、鄂爾多斯盆地等地區勘探開發力度,加強非常規和海上油氣資源開發,提高資源的接續和保障能力。二是有序推進煤制油、煤制氣示范工程建設,推廣生物質液體燃料,提升戰略替代保障能力。在利用國際資源和市場方面,《規劃》提出要抓住“一帶一路”建設的重大機遇,推進能源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加大技術裝備和產能合作,積極參與全球能源治理,實現開放條件下的能源安全。同時,“十三五”期間還要堅持節約優先的方針,著力推進相關領域石油消費減量替代,重點提高汽車燃油經濟性標準,大力推廣新能源汽車,大力推進港口、機場等交通運輸“以電代油”、“以氣代油”。

  六、關于著力加強創新引領。《規劃》突出強調,要加快技術創新、體制機制創新和產業模式創新,進一步增強能源產業的發展活力。在技術創新方面,《規劃》堅持戰略導向,按照“應用一批、示范一批、攻關一批”的思路,加快推進關鍵領域的技術裝備研發和示范。在體制機制創新方面,《規劃》更加注重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提出要完善現代能源市場,推動電網、油氣管網等基礎設施公平開放接入,有序放開油氣勘探開發等競爭性業務,進一步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同時,也考慮了更好地發揮政府的作用,科學合理地建設市場、管理市場和調控市場,提高能源行業治理能力。在產業模式創新方面,《規劃》提出要積極推廣合同能源管理、綜合能源服務等先進市場理念和模式,推動信息技術與能源產業深度融合,增強能源供給側、需求側交互響應能力,構建能源生產、輸送、使用和儲能體系協調發展、集成互補的智慧能源體系。

  2、《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

  一是堅持了目標導向。可再生能源技術種類很多,發展進程差別也很大,《規劃》提出到2020年,水電裝機達到3.8億千瓦(其中含抽水蓄能電站4000萬千瓦)、風電裝機達到2.1億千瓦以上、太陽能發電裝機達到1.1億千瓦以上、生物質能發電裝機達到1500萬千瓦、地熱供暖利用總量達到4200萬噸標準煤的發展目標,是緊緊圍繞2020年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費總量中占15%的比重目標要求,綜合考慮了各類非化石能源的資源潛力、重大項目前期工作進度、經濟性指標改善等多種因素,經過嚴格測算之后才確定的。上面這些目標加起來,到2020年商品化可再生能源年利用量將達到5.8億噸標準煤,再加上核電,基本上可以確保完成2020年15%的非化石能源發展目標,并為2030年實現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20%的目標奠定扎實的基礎。

  若將這些總目標分解到每年的話,“十三五”期間,中國可再生能源發電裝機總量年均增長4250萬千瓦,包括常規水電約800萬千瓦、抽水蓄能大概350萬千瓦、風電約1600萬千瓦以上、光伏發電約1200萬千瓦以上、太陽能熱發電約100萬千瓦、生物質發電約200萬千瓦,約占“十三五”年均新增裝機規模的一半左右。此外,太陽能熱水器利用規模年均增長0.72億平方米;地熱能熱利用規模年均增長約合710萬噸標準煤;生物液體燃料利用規模年均增長約合60萬噸標準煤。從這些數字上大家可以看出,可再生能源整體都將在“十三五”時期實現快速發展,并將成為“十三五”中國能源和電力增量的主要構成部分。

  初步測算,整個“十三五”期間,可再生能源總的投資規模將達到2.5萬億元,屆時可再生能源年利用量相當于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約14億噸,減少二氧化硫排放量約1000萬噸,減少氮氧化物排放約430萬噸,減少煙塵排放約580萬噸,年節約用水約38億立方米,帶動就業人口將超過1300萬人,經濟、環境和社會效益都非常突出。

  二是可再生能源“十三五”規劃體現了問題導向。可再生能源經過了這么多年的發展,取得的成績舉世矚目,面臨的問題與挑戰也日益突出。因此在規劃的編制過程中,我們針對不同品種的可再生能源的各自發展階段以及面臨的問題也提出了一些新的思路。水電除了繼續以西南地區主要河流為重點,積極有序推進大型水電基地建設以及合理優化中小流域開發以外,為了滿足電力系統調峰填谷的需要和安全穩定運行的要求,提出了統籌規劃、合理布局,加快抽水蓄能電站的建設。“十三五”期間,中國新開工抽水蓄能電站大概6000萬千瓦,管理體制更加完善,屆時局部地區電網調節功能將大大改善,會進一步促進新能源電力的消納能力。

  風電方面體現了布局的優化和消納的要求,風電項目進一步向具備消納條件的地區轉移,同時針對部分地區棄風限電情況比較嚴重的情況提出了解決風電消納問題的明確要求。太陽能發電的發展重心主要體現在加強分布式利用和推動技術進步方面,特別是積極鼓勵在工商業基礎好的城市推廣屋頂分布式光伏項目,對于西部地區的大型光伏電站項目明確要求在解決棄光問題的基礎上有序建設。同時要開展市場化配置資源的嘗試,實施光伏領跑者計劃,促進先進光伏技術和產品的應用。

  生物質能“十三五”期間要堅持分布式開發,大力推動形成就地收集原料、就地加工轉化,就地消費的分布式利用格局,大力推進生物天然氣產業化示范和生物質成型燃料供熱,推進液體燃料產業化發展。

  規劃明確提出要在開展資源勘查的基礎上加強地熱能開發利用。加強地熱能規劃與城市總體規劃進行銜接,電熱供暖納入城鎮基礎設施建設,在土地、用電、財稅價格等方面給予扶持,全面促進地熱能的合理有效利用。

  三是力求創新管理和應用機制。當前,可再生能源已成為新增電源的重要組成部分,在融入能源系統過程中,必須要解決可再生能源所面臨的體制機制等方方面面的制約,同時挖掘可再生能源在實際應用中的潛力。為此,《規劃》提出了三項重要的制度創新和集成應用創新示范。

  四是努力提高可再生能源經濟性和競爭力。近幾年中國可再生能源技術進步明顯,成本下降幅度很大,但從全球范圍看,短期內可再生能源還無法做到完全不需要補貼。不過,近期也有一些國家的風電、光伏發電招標項目價格,已經低于當地的化石能源發電價格,顯示出了一定的市場競爭性,特別是用戶側的分布式光伏項目,與銷售電價已經比較接近。中國今年開展的“光伏領跑者”示范項目招標價格也大大低于預期,表明可再生能源技術創新和技術進步的潛力巨大。因此,《規劃》提出“到2020年,風電項目電價可與當地燃煤發電同平臺競爭,光伏項目電價可與電網銷售電價相當”這樣的目標,也是向行業傳遞出這樣的一個信號,就是一定要進一步通過科技創新和技術進步,加快成本下降步伐,盡早使行業擺脫對政策補貼的依賴。從目前行業內一些先進企業的反映來看,預計到2020年,通過全社會的共同努力,如果能夠有效地解決消納問題,風電、光伏平價上網的目標是能夠實現的。

 

 

 

 

 


河北体彩11选五